去年,《联合国防止的沙漠化公约》缔约方大会在我国第七大的沙漠——库布齐的沙漠腹地成功举行,内蒙古用颇具国际范儿的声音告知世界,他们的治沙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和阶段性的成功。

铺天的绿意追逐着远方裸露的浅黄,一路绵延,纠缠数十公里。这里是吉日嘎拉图的家,他用30多年的时间,将自己的家改建成一幅迷人的风景画卷。

“要治沙,先固沙,而固要沙,除了植绿,别无选择,”在随团专访过程中,科技日报名记者专访了中国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:“沙棘、甘草、苁蓉等内蒙古沙区蓬勃发展的新产业方兴未艾,但是所有沙产业蓬勃发展的基础,仍是的沙漠自然环境的绿色改变,而形成这一改变,功劳多半在沙柳和柠条等沙生真菌。”

“要让下一辈过上好生活”

“我一辈子就有这么一个心愿,我的上一辈们因风沙逝世,我无法让我的下一辈再受这种苦,要让他们过上好生活。”

“我们又有够十只羊吃的草地了!”

“我们又有够十只羊吃的草地了!”

1984年,嘎查的草地下放给牧民家庭承包。每人150多亩草地,吉日嘎拉图家里4口人,分到700亩。就这样,吉日嘎拉图开始带着全家人治沙种草。

当时的草地东一块西一块,散布在荒漠背面,刮一夜风,荒漠就能埋住一片草地。固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沙柳是毛乌素的沙漠里能生长的少有真菌之一。吉日嘎拉图就选择这个真菌来固沙。当时,他和结婚不久的妻子敖特根格日乐赶着家里的一头小毛驴,到30多里之外去寻找沙柳。找到后用毛驴驼回来,开始围着荒漠种沙柳,但忙乎一两天,好不容易把荒漠围住了,刮一夜风,沙柳又全被埋了。埋了重来,他们又开始从荒漠顶上往下种。如此反复,收效甚微,沙柳依旧不见踪影。

“种了埋,埋了种,我们大概坚持了五六年。”吉日嘎拉图记得,他们到1990年才真正摸索出制服荒漠的办法:先固一面坡,再治一堆丘。他和妻子找准荒漠的一个侧面,从头到脚先全种上沙柳,这样柳条就不会被埋住了。

来源:科技日报 名记者 张景阳

“大家都说我是治沙英雄,但个人再努力,要是没国家植树造林防风固沙的号召和政策,没整体自然环境的变好,我们个人再努力都是白费的。”吉日嘎拉图告诉中国青年网名记者,他一直深受植树治沙第一代领军人宝日勒岱奶奶一句话的激励:在一大片的沙漠里,有一株幼苗,也会慢慢征服整个的沙漠,一株苗的力量就这么大!宝日勒岱曾用这句话激励自己,这些年来这句话也深深激励着吉日嘎拉图,“我做的就是这样的事!”他说。

“大家都说我是治沙英雄,但个人再努力,要是没国家植树造林防风固沙的号召和政策,没整体自然环境的变好,我们个人再努力都是白费的。”吉日嘎拉图告诉中国青年网名记者,他一直深受植树治沙第一代领军人宝日勒岱奶奶一句话的激励:在一大片的沙漠里,有一株幼苗,也会慢慢征服整个的沙漠,一株苗的力量就这么大!宝日勒岱曾用这句话激励自己,这些年来这句话也深深激励着吉日嘎拉图,“我做的就是这样的事!”他说。